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资讯资讯

古天乐一年主演6部片,香港演员真的后继无人了吗?

余斗 2019-10-09【资讯】0人围观

简介:为不久前,由古天乐主演的《犯罪现场》正式宣布定档,尽管看起来有些夸张,但这的确是古天乐今年主演的第6部电影,而在这6部电影之外,古仔手上甚至还有两部尚未正式定档的作品,劳模是观众对于古天乐的昵称,但在这一昵称的背后,是否也代表着香港演员青黄不接的尴尬局面? 我们看到在近年的港产片(或者香港大陆合拍片)中,主力军仍然是古天乐、刘德华、周润发这....

不久前,由古天乐主演的《犯罪现场》正式宣布定档,尽管看起来有些夸张,但这的确是古天乐今年主演的第6部电影,而在这6部电影之外,古仔手上甚至还有两部尚未正式定档的作品,“劳模”是观众对于古天乐的昵称,但在这一昵称的背后,是否也代表着香港演员青黄不接的尴尬局面?

我们看到在近年的港产片(或者香港大陆合拍片)中,主力军仍然是古天乐、刘德华、周润发这些老牌香港演员,相反,香港电影里的年轻面孔越来越少,而当这群已经过了当打之年的演员宣告退休后,是否意味着香港电影会彻底面临无人可用的情况?

古天乐一年主演6部片,香港演员真的后继无人了吗?

近十年金像影帝平均年龄50岁,新生代演员全面断层

《无双》里的周润发、郭富城,《廉政风云》里的刘青云、张家辉,《追龙2》里的梁家辉、古天乐,《扫毒2》里的刘德华、古天乐,《使徒行者2》里的张家辉、吴镇宇……回顾过去一年内地市场上出现的香港电影,眼前出现的都是这些熟悉的名字,而这一个个名字就如排列组合一般,占据了绝大多数香港电影的主演名单。对于观众来讲,看到这些熟悉的面孔能够继续活跃在大银幕上当然是幸福的,但从长期来看,新鲜面孔的缺乏,是整个香港电影工业体系造血能力下降的表现。

在今年4月份的香港金像奖颁奖典礼期间,最佳男主角的五位候选人成为了全场的话题焦点,吴镇宇、黄秋生、周润发、郭富城、姜皓文,尽管大家外表看上去都要比实际年龄小不少,但这也掩盖不了五个人平均年龄已经超过57岁的事实,而其中年龄最小的一位影帝提名者姜皓文今年也已经53岁了,看着撑起整个香港电影的仍是这群年过半百的演员,相信每一个观众心中都难免五味杂陈。

古天乐一年主演6部片,香港演员真的后继无人了吗?

有人用“暮气沉沉”来形容今年的香港金像奖影帝候选者阵营,实际上不止是今年,通过统计过往香港金像奖的入围名单和得奖名单我们不难发现,40-60岁的演员占了绝大多数,而代表新生代的20-40岁演员几乎全面断层。以过去十年的金像奖最佳男主角和最佳女主角得主为例,在最佳男主角一栏,除了30届的谢霆锋尚属年轻演员外,其余的获奖者年龄均在50岁左右,近十年没有出现30岁以下的获奖者。

古天乐一年主演6部片,香港演员真的后继无人了吗?

男演员青黄不接,女演员也同样面临尴尬局面,香港女演员断层严重是众所周知的现状,不少人对香港女演员的记忆还停留在已宣告息影十年之久的张曼玉身上,香港年轻女演员极度匮乏,以至于近年内地女演员在金像奖上屡有拿奖,近十年来,除去春夏、赵薇、章子怡、曾美慧孜4位内地演员外,其余几位来自香港的影后获奖者平均年龄为53岁,在20-40岁年龄段同样断层严重。

古天乐一年主演6部片,香港演员真的后继无人了吗?

产量下降题材受限,新人出头难

今年的香港金像奖上,1985年出生的《我不是药神》导演文牧野获奖时说了这样一番话:“我从小看香港电影长大,我的知识有一半来自香港电影。”的确,曾经如日中天的香港电影养育了一大批忠实观众,也构成了不少年轻导演的迷影情结,从成龙的功夫片到徐克的武侠片,再到吴宇森、杜琪峰的警匪片,从上世纪70年代末开始,香港电影源源不断地向外输出精品,形成了庞大的电影工业,最辉煌时期一年甚至产出了400部电影,一度被誉为“东方好莱坞”,然而,如今的香港电影年产量却逐年下降,2018年,香港电影的年产量已经下降至不到50部。

古天乐一年主演6部片,香港演员真的后继无人了吗?

香港本土电影产量的下降,与香港导演、演员的普遍北上不无关系,如今合拍片成为市场主流,而大部分香港创作者也已经放弃了本土市场,北上拍片后造成港产人才流失,如陈可辛、林超贤等导演基本已经不再进行本土港片的制作,而像陈伟霆、钟汉良、余文乐这些新生代、中生代演员近年也将发展重心放在了内地,一些内地公司牵头制作的电影、电视剧中常有他们的身影,虽然也会偶有参加香港本土电影的拍摄,但对于如今的香港电影来讲仍是难以止血的。

既有人才的流失造成了香港电影产量的下降,而与此同时,现有的香港电影还面临着题材缺乏创新的问题,以2018年的香港电影为例,在这不到50部的电影中,半数以上也都是警匪、动作题材,而爱情、喜剧、武侠等香港电影曾经引以为傲的类型越来越少,题材的雷同化,直接导致了每年可供年轻演员登台的机会越来越少。

古天乐一年主演6部片,香港演员真的后继无人了吗?

不仅如此,对于如今的香港电影来讲在题材方面还有着另一个限制:在这不到50部的电影中,绝大多数也都是以男性主演为主。对于女性演员来讲,每年为她们量身打造、可由她们发挥的作品可能不到5部,因此只有极少数香港年轻女演员有机会可以在寥寥无几的影片中登台亮相,作品少了,演员便自然会跟着减少,在金像影后惠英红看来,“平时很多既勤奋又有热情的年轻人,但苦无平台,香港不是没有演员,缺乏的是机会。”

古天乐一年主演6部片,香港演员真的后继无人了吗?

另一方面,专业演艺学院的缺乏也是造成香港电影演员青黄不接的一个主要原因,相较于内地拥有中戏、上戏等艺术学院对演员进行专业培养,香港电影的人才培养模式则显得粗放得多,演员们大多出身于草根,在片场实战中完成自己的电影教育,而即使是曾经培养出周润发、刘德华等一众港星的无线艺员训练班,如今也早已没有了昔日辉煌,能够从中完成演艺培训并独当一面的年轻演员屈指可数,在有限的资源面前,这群演艺界新生想要出头便更加难上加难。

未来出路:艺术商业两手抓,扶持本土人才

香港电影产量的持续下降,导致年轻演员机会少、出头难,而为了扭转这一局面,香港政府和一些有使命感的香港本土电影人也开始采取一系列措施,1999年,由香港特区政府出资的香港电影发展基金成立,截止2019年,香港电影发展基金已经累计为30余部电影提供融资,其中半数以上的电影主创都是由首次出道的新人演员和新人导演担任,这些电影不仅题材更多样化,同时优先启用本土年轻演员的策略也能够让新演员真正获得表演的机会。

古天乐一年主演6部片,香港演员真的后继无人了吗?

由知名演员古天乐成立的“天下一”公司近年也致力于制作和发行本土作品,以资金来扶持本土新人导演和新人演员,由“天下一”制作的本土电影《死开啲啦》《同班同学》就启用了来自香港本土的全新面孔主演。

与此同时,一直都注重培养电影界后辈的著名导演杜琪峰,在2005年牵头发起“鲜浪潮”,成了香港青年创作者和年轻演员的另一个平台,每年“鲜浪潮”的参赛影片都由香港大学、香港中文大学和香港演艺学院等高校的学生拍摄完成,演员也大都来自这些学院,对于其中优秀的参赛者,“鲜浪潮”组委会还会特别安排培训和专业的指导,已经举办了14届的“鲜浪潮”,也为香港电影输出了不少年轻的血液。

古天乐一年主演6部片,香港演员真的后继无人了吗?

在上述电影人的共同努力下,近年香港电影出现了不少中小成本佳作,也涌现出了一些让观众眼前一亮的新面孔,以《狂舞派》《踏血寻梅》《29+1》《哪一天我们会飞》为例,这些影片的商业属性并不高,也没有多少大牌明星坐镇,而这一批港产片之所以能面市,其中一个主要目的便是为了发掘电影界的新人,《狂舞派》中的颜卓灵,《踏血寻梅》里的白只,《哪一天我们会飞》中的颜学修……这些新演员均是通过上述影片获得表演机会,也得到了观众的广泛认可。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发展基金和电影界的知名人士外,一些香港电影公司也会有意识地培养新人,英皇、安乐、寰亚等香港本土电影公司每年都会针对性地进行本土电影的制作,并为旗下艺人提供量身定制的作品,比如英皇、寰亚旗下的艺人公司每年都会制作中小成本电影以推广年轻演员,如英皇公司的蔡卓妍、周柏豪、陈伟霆,寰亚公司的杨千嬅、余文乐等等,这些演员近些年拍的本土作品如《原谅他77次》《春娇与志明》等,都获得了不错的口碑和票房成绩,很好的达到了明星与艺人公司双赢的局面。

古天乐一年主演6部片,香港演员真的后继无人了吗?

结语

香港电影曾经历了一段辉煌的发展历程,而在这其中,作为代表香港电影名片的演员、明星功不可没,而只有源源不断地输出新鲜血液,才能够支撑香港电影工业体系的持续良性运作,正如金像奖影后惠英红在领奖时所说的:“香港电影要百花齐放,一定要有后生(年轻人),希望可以见到香港电影可以像我当初出道那样,出现各式各样的电影,出现更多的后生(年轻人)。”

相关文章

Resource | 个人资源站

提供 : 各类网络资源交流学习

方式 : 网盘分享下载

说不定就没了,且行且珍惜。

Email : yin0308@foxmail.com

联系我们

  • 客服微信:扫描二维码,咨询我们
  • 微信客服二维码
  • 交流点这里